欢迎访问重庆离婚律师网官方网站!

重庆离婚律师网

女方网恋闹离婚 法院判决不准许

  女方网恋闹离婚 法院判决不准许

  日前,湖南省江永县人民法院审结一起因女方网恋起诉离婚的案件,法院依法判决不准许离婚。

  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刘某(女)与被告蒋某(男)于2003年相识,自由恋爱,不久便同居生活,于2004年2月19日生育一男孩,2006年4月26日原、被告双方补办结婚证,婚后夫妻感情较好。自2009年6月原告带着儿子回到娘家上网聊天,认识了一男子,在网上谈情说爱,2009年12月被被告蒋某发现,双方发生争吵,原告刘某遂向本院提起离婚诉讼,且未提交证明夫妻感情破裂的证据。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作出上述判决。

  夫妻离婚后妻子被判还债

  协议离婚时,李先生表示自愿承担所有债务,但债主找上门来后,仍将两人一起告上法庭。昨天记者从密云法院获悉,最终,前妻刘女士被法院判决仍须与前夫一起承担还债义务。

  2005年,经营沙场生意的李先生和刘女士结婚。婚后,李先生因资金周转困难向肖某借款5000元。到了2006年,李先生为了沙场已经四处举债、负债累累,最终沙场还是因经营不善倒闭。同年6月14日,结婚一年的李先生与刘女士因感情不合到民政部门协议离婚。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上约定,二人婚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由李先生一人负责偿还。

  与此同时,肖某一直在向李先生追讨债务。去年11月,肖某听说李先生离婚的消息后,一纸诉状将李先生和刘女士共同起诉到法院,要求二人共同偿还借款。

  庭审中刘女士辩称,她根本不认识肖某,也没有向他借款,前夫李先生的借款情况她根本不知道,而且双方协议离婚,债务应由李先生负责偿还。

  法院最终认定,李先生与刘女士的离婚协议书中虽有债务分担条款,但不能对抗肖某的债权,夫妻共同债务不因离婚而改变债务共同性质,因此判决责令李先生与刘女士共同偿还该笔债务。

  婚内借款的性质与效力认定

  裁判要旨

  要认定婚内借款关系是否成立,不能仅仅依据夫或妻出具的一纸“借条”,还要看是否实际发生过夫或妻一方将自己个人所有的款项出借给另一方的事实。

  案情

  叶海英与王鸿飞于1996年5月6日登记结婚,2006年1月经县人民法院判决离婚。双方离婚后不久,叶海英又诉至法院,称在其与王鸿飞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王鸿飞先后三次向其借款人民币共计160万元,有借条为据,至今未归还。其要求王鸿飞立即归还借款本金160万元,并支付借款利息130万元。王鸿飞辩称,三份借条均为自己出具,但自己实际并未向叶海英借款、出具借条的行为是叶海英与王鸿飞夫妻之间游戏的结果,在先前双方的离婚诉讼中叶海英也并未提到双方之间存在借款关系的事实。退一步讲,即使借款关系成立,该借款也是夫妻共同财产。叶海英提出该借款的资金来源是向他人所借,但未提供相应的证据。

  裁判

  浙江省宁海县人民法院经庭审质证认定以下事实:叶海英、王鸿飞原系夫妻关系。双方于1996年5月6日登记结婚,于2006年1月离婚。1997年5月28日,王鸿飞向叶海英借款40万元和50万元,出具借条两份,并在两张借条上分别约定利息计算方式。2002年4月30日王鸿飞又向叶海英借款70万元,并出具借条一份,约定利息一分。借款后王鸿飞未还本付息。叶海英于2006年7月3日诉至法院。

  浙江省宁海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叶海英与王鸿飞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王鸿飞向叶海英出具借条的行为应视为双方对个人财产的一种约定,王鸿飞主张该借款是夫妻共同财产的辩称不予采纳。判决王鸿飞应当归还叶海英借款本金160万元,支付利息130万元。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对于婚内借款,仅是夫妻双方管理共同财产的一种方法,而非夫妻双方对个人财产的一种约定,因此不能仅仅依据借条直接确认借条所载的款项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

  二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叶海英的诉讼请求。

  对此判决,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抗诉及叶海英申诉认为,婚内借款系合法民事行为,叶海英与王鸿飞之间的借款关系成立并有效,应受法律保护,本案中婚内所借款项应认定为叶海英个人财产,在王鸿飞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将该款项或基于该款项而产生的收益用于夫妻或家庭共同生活的情况下,王鸿飞应全额偿还该借款。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婚内借款合同的效力应予肯定,但是要认定婚内借款关系是否成立,不能仅仅依据夫或妻出具的一纸“借条”还要看是否实际发生过夫或妻一方将自己个人所有的款项出借给另一方的事实。在本案中,叶海英所述其借款系向亲戚朋友借得,但却又以保密为由拒绝进一步陈述,而叶海英本人又无如此巨额财产的可能,叶海英也未就此进行举证。因而,认定叶海英未向王鸿飞提供真实借款。再审判决维持二审判决。

上一篇:离婚讨要“分手费 ” 法院判决不支持
下一篇:结婚三年未同房 女方诉请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