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重庆离婚律师网官方网站!

重庆离婚律师网

离婚后一方不得探望子女的约定无效

  离婚后一方不得探望子女的约定无效

  2002年8月,钟某和倪某登记结婚。2005年3月11日,双方协议离婚,并约定婚生女儿钟某某由倪某抚养,钟某不得探望。离婚后,钟某数次去探望女儿,但倪某只让其见了一次。双方遂起纠纷,并为此而诉至法院。

  庭审中,双方对探望权的具体行使发生争执:钟某要求每月探望女儿一次,每次两天;或者是每月探望女儿三次,每次半天。但倪某认为自己和钟某已就探望权的问题达成协议,钟某无权探望女儿。

  法院审理后认为,父母与子女间的关系,不因父母离婚而消除。离婚后,子女无论由父或由母直接抚养,仍是父母双方的子女。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权利,另一方有协助的义务。钟某与倪某关于钟某不得探望女儿的约定,违反了《婚姻法》的规定,属于无效约定。钟某主张行使探望权,于法有据,同时也合乎道德人伦之情理,应予支持。钟某行使探望权的方式和时间,鉴于其女儿钟某某才两岁两个月,已经适应了目前的生活环境,从有利于子女健康成长的角度出发,钟某探望女儿的时间不宜过长,次数不宜过密。

  最后,法院判决准许钟某于每月第二周和第四周的周日9点至17点行使探望权。探望期间,允许钟某带女儿钟某某在县城范围内活动。倪某对此负有协助义务。

  在电话里办结的离婚案

  2005年,在上海一家服装厂打工的沈红芳经人介绍,认识了另一家服装厂的江西籍打工仔雷祥波。两年后,两人在靖江领取了结婚证,当年年底,他们的女儿出生了。外孙女满月时,沈仁义给结婚后就没回过靖江的女婿打电话,要求他回来给孩子办满月酒,被其拒绝。操持完外孙女的满月喜宴后,沈仁义立即赶往上海找雷祥波。可雷祥波露了一次面后,就再不肯见他。随后,沈仁义租车,乘火车,乘汽车,先后十几次到上海找女婿,为此花掉一万多元,但雷祥波避而不见,连宿舍都不回。四个月后,沈红芳回到上海,发现丈夫与另一个女人有染。夫妻争吵后,雷祥波换了工作单位,在沈仁义父女面前彻底失踪。

  通过多方打听,沈仁义父女再次找到了已换工作单位的雷祥波的电话。外孙女周岁生日时,沈仁义再次打电话请女婿回靖江,女婿答道:"我不去,我没有那个家。"看到雷祥波这样绝情,沈红芳决定与他离婚。雷祥波下落不明,沈红芳起诉离婚。

  沈红芳的律师包利群对父女俩说出自己的担忧:"你们要有思想准备,这案子可能会拖上很久,更何况雷祥波很难找到,判决离婚的可能性不大。"父女俩一听,心都凉了半截。雷祥波久不露面,夫妻关系名存实亡,沈红芳又无法从法律意义上结束不幸婚姻,开始新生活,连女儿的成长也会受到影响。沈仁义心事重重地说:"那我们要不要送点礼给法官啊?"包利群一听这话,笑着说:"你们知道吗?处理这个案子的法官叫陈燕萍,在她面前啊,当事人的礼永远送不出去。"

  律师的顾虑不无道理,沈红芳离婚案中,被告雷祥波下落不明的时间不满两年,沈红芳也不能证明与丈夫因感情不合分居超过两年。依据法律,如果找不到雷祥波,必须下发公告,然后缺席审判,缺席审判的结果多数是判他们不离婚。这样一套程序走下来,最少也得两年。

  当事人下落不明,法官下发公告一点都不错,判决不离也很正确。但是,陈燕萍没有草率地运用公告程序,她说,发公告是找不到被告的情况下最后实行的法律方式,依照公告方式审理的案件,往往案结事难了。她也没有简单地按常规程序来简单处理此案。沈家人现在掌握的唯一一个线索就是雷祥波的手机号码。但想找到雷祥波谈何容易啊,沈仁义前后花费一万多元,多次到上海寻找,都没有找到雷祥波。陈燕萍给了当事人一句话:找雷祥波。哪怕只有1%的可能,也要找到他。

  她让书记员用座机拨通了那个手机号码,雷祥波接听了。书记员向他说明了法院审理沈红芳与他离婚案的相关程序,告知他什么时候开庭,请他提供住址电话,并到时出庭应诉等。雷祥波撂下一句话:"这婚是要离的,但我不会提供住址,也不会再去靖江。"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从那时起,无论用办公室的座机怎么打,雷祥波就是不接听。

  2005年,在上海一家服装厂打工的沈红芳经人介绍,认识了另一家服装厂的江西籍打工仔雷祥波。两年后,两人在靖江领取了结婚证,当年年底,他们的女儿出生了。外孙女满月时

  陈燕萍想到座机不行,就用自己的手机打,雷祥波接听了。陈燕萍介绍了自己,并说清了用意。她说:"婚姻关系涉及到你的人身关系,你必须本人到庭应诉,陈述你的理由,法院才能保护你的合法权益。"雷祥波听完又将电话挂断。过了一天,陈燕萍又用手机,打电话过去,雷祥波接时,很不耐烦地说:"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法官?""你这法官怎么这么烦啊?说离就离呗,你判就是了。我也不会告诉你我在哪里,你能带沈家人来杀我吗?"

  通话过程中,电话记录是经常写不下去的。面对这位性格固执、偏激的当事人,陈燕萍丝毫没有气馁。陈燕萍还是用自己的手机打过去,与雷祥波交流,谈心,尽一切可能地打消他的顾虑,取得他的信任。"我的名字叫陈燕萍,你可以到网上搜索这个名字。然后,再找一位律师咨询一下离婚的相关事宜。"陈燕萍真诚地说,以打消雷祥波的不信任。渐渐的,雷祥波的态度有了明显的缓和,有两次,与陈燕萍聊的时间都超过20多分钟。他告诉陈燕萍自己与沈红芳恋爱、结婚的经过。说他之所以不愿在沈家生活,一是因为不适应靖江生活,二是他在沈家的几天里,曾因琐事与妻子的家人发生争执,他闹着要自杀,沈家为此拨打了110,让他没有人身安全感。最后,他对陈燕萍说:"我与沈红芳已没有了当初刚恋爱的新鲜感,因为长期分居,我们感情更加淡薄,所以我同意离婚,但不会到靖江去离。我还是不相信你们,我怕到靖江后,沈家人串通派出所,把我关起来。"随后他又挂断了电话。陈燕萍又一次打过去,给他打包票:"你到靖江,我保证你的人身安全,你来我接你,你走我送你。"

  通过十几次的电话沟通,雷祥波终于同意以书面答辩的形式应诉。沈红芳与雷祥波都明确表示,双方感情破裂,都同意离婚,法院最终判决两人离婚。这时距离沈红芳起诉的时间,才过去两个月。

  "以前我没打过官司,我怕法官,他们都很威严。"沈仁义说。可是,他见到陈燕萍后说:"陈法官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她朴实、和气、平易近人,说话做事特别公道,在法律容许的范围内处处帮我们想办法。她用自己的手机,一次又一次打电话劝雷祥波应诉,我们看着都很感动。"

  判决后,陈燕萍叫住了沈红芳,望着她,语重心长地说:"案子判了,你不要灰心,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要坚强地面对今后的生活。还有,你有没有从这件事中得到教训呢?以后谈对象,一定要好好观察一个人,了解他的为人,他的生活习惯,慎重地对待结婚,不要过于草率!"一番话,说得沈红芳含着眼泪连连点头。

  3案例看“啃老族”购房离婚如何解决?

  夫妻感情走到末路时,大家关心最多的往往是财产分割问题。随着房价的飙升,房产日益成为夫妻离婚时财产分割的焦点。同样也是因为房价的不断增长,房产的出资情况也日益复杂化——“父母出全款为未婚子女购房”、“父母出首付小两口还房贷”、“父母在孩子婚后为其购房”……随之而来的,因权属关系不明而产生的纠纷也日益增多。

  司法实践中,这些问题该如何解决呢?

  情况1——

  父母在孩子婚前为其全资购房离婚怎么分?

  案例:

  王刚和小丽2007年经人介绍相识,后确立恋爱关系。在两个人即将谈婚论嫁时,王刚的父亲全款买了一套房产给儿子结婚用。

  2009年两人闹离婚,因房产分割发生争议。

  王刚认为房子是父亲赠与给自己的,小丽没有出一分钱,房子跟小丽没关系;而小丽则认为,既然公公当初买房就是为了两人结婚用的,这套房子就理所应当视为夫妻共同财产,她也应该拥有一半的产权。

  两人为此闹到法院,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房子属于王刚的婚前个人财产,归王刚一个人所有。

  情况2——

  婚后父母出资购房小两口能否利益均沾?

  案例:

  张京和李佳2004年6月23日登记结婚。2006年小两口看中了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一处房产,张京的父亲张大元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经济实力颇为雄厚,他出全款为小两口买下了这套房。

  2008年,张京和李佳因为琐事开始闹矛盾。张大元担心一旦儿子和媳妇离了婚,儿媳妇会分走房产价值的一半。

  2009年8月,张大元将儿子和媳妇起诉到法庭,让两人偿还当初买房的80万元。张大元称,那80万元是自己借给小两口的,而且还在法庭中出示了张京给自己打的借条。庭审中,张京完全承认父亲的诉讼请求,表示会尽力还钱,但是李佳却表示,当时公公是自愿出资给小两口买房的,不是借是赠与,而且丈夫打借条的事情自己从不知道,不同意还钱。

  法院经审理认为,张大元和张京是父子关系,张京向张大元出具欠条,未有李佳签字确认,此笔款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张大元是在儿子结婚后为小两口购置房屋出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据此法院驳回了张大元的诉讼请求。

  情况3——

  父母首付小两口还贷谁该多分?

  案例:

  2006年,恋爱两年的钱玲和邢波开始筹备婚礼,两人准备买一处价值120万元的房产,邢波的父亲为儿子买房出了20万元。房子装修完毕后,小两口入住,并一起还房贷。结婚三年后,钱玲和邢波因感情不和诉至法庭要求离婚。因房产证上写的是两个人的名字,钱玲要求分走房屋财产的一半。但是邢波认为房子的首付是自己父亲出的,而且婚后他承担了大部分的房贷,房子不能平分。案件审理过程中,两人一致认为现在房屋值140万元。法院经审理认为,邢波的父亲出的20万元首付属于邢波的婚前个人财产,扣除剩余的贷款和利息20万元,其余的100万元认定为共同财产。法院最终判决房产归邢波所有并偿还剩余贷款,邢波给付钱玲房屋折价款50万元。

  夫妻感情走到末路时,大家关心最多的往往是财产分割问题。随着房价的飙升,房产日益成为夫妻离婚时财产分割的焦点。同样也是因为房价的不断增长,房产的出资情况也日益复

  法官解析——

  随着房价的不断攀升,很多面临成家立业的年轻人只能依赖父母出资“买房置地”,这也带来了一系列的法律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二条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房的情况作了明确规定:“当事人结婚前,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自己子女的个人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双方的除外。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这条司法解释既遵循了善良风俗,又保护了出资方的合法权益,为父母出资给子女买房的性质确立了合理的认定规则。

  另外,“父母付首付,小两口还贷款”,是时下许多年轻人结婚购房的流行做法,但如今年轻人“闪婚闪离”如同家常便饭,这无疑让父母们担心,一旦日后婚姻告急,自己积攒的“血汗钱”是否就归了“外人”。根据上述《解释》第二十二条的规定,父母出的首付按照赠与的时间认定赠与的对象,即婚前赠与的视为对子女单方的赠与,婚后赠与的视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房产价值的其余部分扣除贷款后视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法院一般视具体情况将房屋判给一方,由得到房屋的一方给付对方房屋折价款。

  法官提示——

  房产有了父母的“股份”,产权问题就会变得有些麻烦。尽管法律进行了相关规定,但是如果想避免纠纷,最好做一下财产公证。但是,婚前财产公证也是一柄婚姻生活的双刃剑。一方面,它能保护夫妻双方的个人财产,减少不必要的纠纷;另一方面,也可能让一些人心理上不容易接受,给婚姻生活带来阴影。所以不管是父母还是夫妻双方,为了日后家庭生活的幸福也一定要慎重去做财产公证,避免导致“解了远忧却添了近愁”。

上一篇:离婚后妻子能否要求前夫赔偿
下一篇:离婚讨要“分手费 ” 法院判决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