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重庆离婚律师网官方网站!

重庆离婚律师网

离婚后妻子能否要求前夫赔偿

  离婚后妻子能否要求前夫赔偿

  案例

  戚女士与丈夫郝某1989年结婚,婚后生有一子。去年8月,戚发现丈夫有了外遇,并在外租房与第三者同居。戚知道后,与郝某大吵了一架,郝某见事情败露,便要求与戚离婚,戚未同意。元旦过后,郝到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经过法院审理,判决二人离婚,儿子由戚抚养。前几天戚忽然想起法院在审理她夫妻二人离婚过程中,审判人员曾经告诉过她,可以要求郝予以损害赔偿,可当时戚并未主张。在目前情况下,戚女士还能否找前夫要求赔偿?

  分析

  首先可以明确一点的是戚女士有权要求其前夫郝某给予赔偿,但应抓紧时间主张权利。

  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重婚的;(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三)实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从本案中可以看出,是因戚女士的丈夫郝某与第三者同居,才导致他们的婚姻破裂,是符合上述第四十六条第(二)项的规定的,那么,戚女士作为离婚案件中的无过错一方,完全有权向郝某提出损害赔偿的要求。

  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三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离婚案件时,应当将婚姻法第四十六条等规定中当事人的有关权利义务,书面告知当事人。在适用婚姻法第四十六条时,应当区分以下不同情况:(一)符合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无过错方作为原告基于该条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损害赔偿请求的,必须在离婚诉讼的同时提出。(二)符合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无过错方作为被告的离婚诉讼案件,如果被告不同意离婚也不基于该条规定提起损害赔偿请求的,可以在离婚后一年内就此单独提起诉讼。(三)无过错方作为被告的离婚诉讼案件,一审时被告未基于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提出损害赔偿请求,二审期间提出的,人民法院应当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告知当事人在离婚后一年内另行起诉。”从上述解释第三十条第(二)、(三)项规定可以看出,在目前情况下,如果戚女士与郝某的离婚判决书尚未生效,戚女士可以提起上诉,由二审法院就损害赔偿一事进行调解。如果二审法院调解未果或者他们的离婚判决书已经生效,那么,戚女士应就损害赔偿一事向当地法院另行起诉,但需要注意的是,提起诉讼的时效是判决书生效后的一年时间以内。

  原告离婚登记时是否具有民事行为能力

  案例

  2003年7月,原告李某与第三人吴某以夫妻经常打架、感情破裂为由,持离婚申请书、离婚协议书、结婚证向被告某镇人民政府提出离婚申请。镇政府认为原告与第三人系自愿申请离婚,且就子女、财产分割方面达成协议,符合《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遂于当日为其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并颁发了《离婚证》。同年12月21日,原告经精神疾病委员会技术鉴定组鉴定结论为:患有双相情感障碍疾病(精神病),遂以离婚时处于忧郁发作期,无民事行为能力为由,请求法院撤销与第三人吴某的离婚登记。

  分析

  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作为婚姻登记管理机关,应当根据《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对离婚当事人的离婚申请进行全面审查,其中应当包括对当事人民事行为能力的审查,以确定离婚申请是否是当事人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因无民事行为能力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不能到婚姻登记管理机关申请办理离婚登记。本案被告没有对原告李某的民事行为能力进行审查的情况下,即作出离婚登记。被告为原告办理的离婚登记行为,缺乏事实根据,违反了《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2004年4月, 法院认定被告镇政府违反《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为原告李某办理离婚登记手续,依法判决撤销了该离婚登记。

  本案争议焦点,是被告在办理离婚登记时,是否应对原告的民事行为能力进行审查。

  《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第十六条规定:“婚姻登记机关对当事人的离婚申请进行审查。”第十八条规定:“申请离婚登记的当事人有下列情况之一的,婚姻登记机关不予受理。”其中第三项规定:“一方或双方当事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据此,被告作为婚姻登记管理机关应对离婚申请人的离婚条件进行全面审查,其中应当包括对原告民事行为能力的审查。被告办理原告与第三人离婚登记主要依据是其离婚申请书、离婚协议书、离婚财产分配协议书三份材料,因原告无民事行为能力,其签名不能确认是其真实意思表示,故被告做出的准予离婚的具体行政行为缺乏事实依据。综上,被告办理离婚登记行为违反了有关法律规定,应当予以撤销。

  一桩婚姻纠纷案件的十几个来回

  因为感情不和,2009年6月7日,已是50多岁的原告郑雯(化名),向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她和丈夫离婚。

  第二天一上班,一摞卷宗就整齐地码放在承办法官刘洋的办公桌上。他知道,新一轮繁重而又艰难的审理工作又开始了。

  1、送达

  “我有冠心病、高血压,不宜生气”,原告郑雯在诉状“事实与理由”部分写下的这句话,一下子引起了刘洋法官的注意。他从事民事审判工作9年来,审理了几百件形形色色的婚姻纠纷案件,但用这种方法“告知”法官的当事人,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凭经验,刘法官感到这句话背后可能另有隐情,而弄清这些隐情,则是处理好这起婚姻纠纷的关键。

  一口气看完3本卷宗,刘洋法官心里踏实了很多。此时,已是2009年6月8日的午夜时分。

  按照法律程序,本案实行简易程序审理,由承办法官刘洋独任审判。为了弄清事实,刘法官决定在开庭前安排一次证据交换。

  6月11日早上刚一上班,负责送达的法警告诉刘洋法官,因昨天他一直开庭不在办公室,原告郑雯来了不下十个电话找他,说要和他谈谈。由于他手上还有别的案子,一时脱不开身,就委托法警先向她了解一下情况。

  开完庭,已经12点多了。一进办公室,法警就向刘洋法官汇报说,他跟原被告都联系过了。原告郑雯找刘法官,是为了说明她坚持离婚的要求,被告说如果妻子真要离婚,就同意离婚。

  “我知道了。”听了法警的叙述,刘洋特别叮嘱说:“在给双方送达诉讼材料时,一定要再询问一下双方的意见!”

  送达很顺利。6月12日,原告郑雯和丈夫接到通知后,先后来到法院领取了各自的诉讼材料,但双方都仍然坚持昨天的意见。不过,他们都同意调解,这让刘洋法官感到了一丝欣慰。他认为,既然当事人由调解的想法,法官就应该竭尽全力,促使双方达成谅解。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轻易下判离婚的。

  2、郑雯很生气,说不同意那是他的事情,她这婚算是离定了

  考虑到原被告双方年纪较大,且双方的态度一时难以改变,刘洋决定采取“冷水泡茶慢慢浓”的办法,先把案子交给特邀调解员老钟进行调解。老钟从司法局退休后,被法院聘为特邀调解员,经常帮助法官做当事人的工作,效果不错。

  6月16日,老钟分别拨通了原被告的电话。在电话中,他了解到双方均同意离婚,两人身体均有疾病:原告郑雯某有冠心病、高血压,被告患有食道癌前几年刚做完手术。相比之下,郑雯离婚态度更坚决。

  因为感情不和,2009年6月7日,已是50多岁的原告郑雯(化名),向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她和丈夫离婚。 第二天一上班,一摞卷宗就整齐地码放在承

  在与双方当事人进行了3次沟通后,老钟向刘洋法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说,原被告居住的房子已经在儿子结婚时过户给了儿子,现在已有了孙女。自2001年起,郑雯就开始与丈夫分居,两人可以分割的财产只有家具和存款。因此,老钟建议原被告可离婚不分家,因为如果离婚也分割了财产,那么整个家庭将从此笼罩在阴影之中。如果财产不分割,说不准还有和好的希望。

  接下来,刘洋又安排老钟分别跟郑雯夫妇单独交谈。对于老钟的建议,原被告基本能接受,这让老钟很欣慰。但是,当老钟约他们在6月30这天同时来法院,准备进一步做工作时,被告突然“变卦”,说不同意离婚了。

  郑雯很生气,说不同意那是他的事情,她这婚算是离定了。

  调解的大门,似乎正在缓缓关闭。

  3、这个电话,给法官刘洋心里透进一丝光亮。他感到,事情还有希望

  7月6日这天,刘洋法官主持证据交换。原被告、律师、儿子均到庭,但双方都没有提交证据。

  刘洋抓住这一时机,继续调解着。

  郑雯的儿子说,他从记事起,父母就争吵不断。被告先是承认儿子的批评,接着把话题一转,开始指责儿子不孝。儿子不停地解释着,被告却一言不发。原来,郑雯和儿媳关系处的不是很好,儿子、儿媳因为收入低,经常伸手跟父母要钱……

  刘洋觉得,再这样扯下去没什么意义,就打断他们的相互指责,分别与原被告谈话。被告说,他是在无法忍受妻子的态度,所以才同意离婚。被告的一番话,让刘洋感到他性格中的执拗,但从他的表情上也看得出,不同意离婚才是他的真实想法。被告还说,前些年妻子经常早出门去朋友家帮忙,晚上才回来。她身体不好,几次劝她多休息,可她就是不听。她是个热心肠的人,她宁可自己受累也要去给别人帮忙。

  郑雯什么也不愿意说,只是要求尽快离婚。

  交谈中,刘洋意外得知这样一条消息:被告的亲戚正从外地赶来济南,为原被告说和。刘洋对被告说,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刘洋同时还建议郑雯的儿子,先将母亲接到他的家中,利用开庭前的这几天再做做工作。郑雯的儿子说,没问题。

  被告和他的儿子离开法院后,刘洋单独留下郑雯。在向郑雯表明法院对于离婚案件的慎重态度后,她表示对于离婚没有什么协商余地。如果法院这次判决不准离婚,那么她将继续起诉。

上一篇:“捉奸”证据能否支持离婚损害赔偿请求
下一篇:离婚后一方不得探望子女的约定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