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重庆离婚律师网官方网站!

重庆离婚律师网

受胁迫婚姻可申请撤销

  受胁迫婚姻可申请撤销

  案例: 1999年5月,女青年王某在一饭店打工期间,与比她大4岁的印刷厂职工初某相识并相恋。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深入了解后,王某认为两人性格不合,遂提出终止恋爱关系。初某对此坚决反对,并多次扬言:王某如不与他结婚,就杀死她一家。慑于初某的淫威,2001年12月,王某违心与初某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在共同生活期间,初某常因生活琐事对王某大打出手。 随着矛盾的加剧,王某决定通过法律手段解除这一痛苦的婚姻关系,并于今年6月诉至法院,请求依法撤销与初某的婚姻关系。法院经调查认为,王某与初某结婚前,初某结婚前,初某确实存在威胁、恐吓等言行。根据婚姻法的关规定,法院判决王某与初某的婚姻属可撤销婚姻,予以撤销。 评析: 可撤销婚姻,是指婚姻双方当事人一方采取暴力、威胁、恐吓等手段,以给对方或对方的亲友的人身自由、健康、荣誉、名誉、财产等造成损害为要挟,迫使对方违背自己的真实意愿作出虚假的意思表示而与之结婚的行为。当事人因意思表示不真实而成立的婚姻,在结婚的要件上有欠缺。通过有撤销权的当事人行使撤销权,使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婚姻关系失去法律效力。本案中,初某采用威胁的手段与王某结婚,王某在法定期限内提出撤销婚姻的申请,完全符合上述法律规定,法院依法撤销这一婚姻的判决是正确的。 应当指出的是,当事人自登记结婚之日起一年内,或者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当事人自恢复人身自由之日起一年内未请求撤销婚姻的,就不能以胁迫为由请求撤销婚姻,而只能按离婚诉讼程序处理。 法律适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一条规定:因胁迫结婚的,受胁迫的一方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或人民法院请求撤销该婚姻。受胁迫的一方撤销婚姻的请求,应当自结婚登记之日起一年内提出。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当事人请求撤销婚姻的,应当自恢复人身自由之日起一年内提出。

  通过网恋结成夫妻 婚后一年闹离婚

  通过几年的网恋,最终结成夫妻,婚姻就是他们漫长爱情路的美好归宿。但是,现在却变成一场虚无的爱情。6月3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覃塘区人民法院对这起特殊离婚纠纷案做出一审判决;准许原告周某与被告陆某离婚。

  法院经审理后查明,原告周某和被告陆某于2005年春季在网上在认识,经过一年多的网上聊天和电话交流后,双方确立恋爱关系。当时原告周某还在某大学里读书,2006年7月原告到广东做暑假工,双方在广东见面并同居。

  2008年1月22日双方自愿到贵港市覃塘区民政部门办理婚姻登记,办理婚姻登记后,婚后,原告发觉双方性格差异大,故口头提出与被告离婚,被告便多次到原告的工作单位,欲与原告进行协商解,但双方由于经济赔偿问题未达成一致意见而无法协商解决。故原告以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准许原、被告离婚。另查明,原、被告没有夫妻共同财产和共同债务。

  法院认为,原、被告是通过网络相识,双方虽常在网络上交流,但因在网络上交流具有一定的局限性,且当时原告周某与被告陆某在网上谈恋爱时周某还处于在校读书阶段,并且第一次见面双方便同居,表明原告是草率地与被告谈恋爱,也说明原、被告的婚姻基础较差;双方虽然办理婚姻登记,但办理登记后双方至今未按农村习俗举行婚礼,原告也未正式过门与被告同居生活,表明原、被告还没有培养起夫妻感情。原告向本院起诉请求与被告离婚,被告认为只要原告同意承担一半夫妻债务,也同意离婚,表明原、被告的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因此,原告请求与被告离婚,本院依法予以支持。被告提出的7万元债务,原告不予认可,且被告所负债务是被告用于与他人在本村合伙开办企业产生的,据此对被告提出分割其所借的7万元债务的主张,法院不予采纳。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本案是事实婚姻还是非法同居

  案情: 原告袁男与被告吴女于1987年未办结婚登记手续即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在同居时双方均未达到法定婚龄,但在1994年2月1日前双方均已达到法定婚龄,并于1998年8月及1990年生育两个儿子。袁男于2003年8月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 审判: 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于1987年未进行结婚登记即同居生活至今,虽双方同居时均未达到法定婚龄,但1994年2月1日前双方均已达到法定婚龄,原告起诉是在婚姻法修订以后,原、被告之间为事实婚姻关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准予原告袁男与被告吴女离婚。 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均未提起上诉。 评析: 本案在审理中有两种不同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原、被告之间为非法同居关系,其理由如下: 原、被告于1987年未进行结婚登记即同居生活至今,且同居时均未达到法定婚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二条“1986年3月15日《婚姻登记办法》施行之后,未办结婚登记手续即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群众也认为是夫妻的,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离婚,如同居时一方或双方不符合结婚的法定条件,应认定为非法同居关系”的规定,原、被告之间应为非法同居关系,应判决予以解除该非法同居关系。 本案在审理中,另一种观点认为,原、被告之间为事实婚姻关系,其理由如下: 本案不能以《意见》第二条的规定来认定原、被告之间的关系。因为本案原告起诉是在婚姻法修订以后,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以下简称《解释》)第三十三条“婚姻法修改后正在审理的一、二审婚姻家庭纠纷案件,一律适用修改后的婚姻法。 此前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相关司法解释如与本解释相抵触,以本解释为准”的规定,因最高院的上述《意见》第二条与《解释》第五条“未按婚姻法第八条规定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男女,起诉到人民法院要求离婚的,应当区别对待;(一)1994年2月1日民政部《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公布实施以前,男女双方已经符合结婚实质要件的,按事实婚姻处理……”的规定相抵触,故现不能再依据该条的规定来确定在此种情况下当事人之间的关系,而应依据《解释》第五条的规定来认定当事人之间的关系。 因《解释》第五条并没有规定在1994年2月1日民政部《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公布实施之前未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男女双方只有在同居时符合结婚实质要件的才按事实婚姻处理,故在此种情况下,只要男女双方在1994年2月1日以前已经符合结婚实质要件的就应按事实婚姻处理,而不论其在同居时是否符合结婚的实质要件。故本案原、被告之间的关系应认定为事实婚姻关系。 笔者认为第二种观点是正确的。

  通话记录作证据 法院判决不准离婚

  朱某(男)与梁某(女)系自由恋爱结婚,而朱某家人对梁某长期不满,挑唆朱某与梁某离婚。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法院判决不准予离婚后,2002年5月朱某再次起诉离婚。

  法院在开庭调查时,梁某称感情尚未破裂,并向法庭提交了2002年6月8日原告与被告手机电话录音。法庭当庭播放了该手机电话录音,其内容情意缠绵,原告朱某在通话中多次表示很“想”、很“爱”被告梁某,提起二人分手“就很伤心”。梁某认为朱某提出离婚是其家庭干涉。法院将原、被告的通话内容提交原告质证,原告无异议,法院予以认定,于近日作出判决,不准予原告朱某与被告梁某离婚宣判后,原被告均服从一审判决。

  《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八条规定“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而本案录音证据综合分析应为有效证据。另外,法院判断当事人感情是否破裂,是从婚姻基础,婚后感情,离婚原因及有无和好可能等方面综合分析的。

上一篇:丈夫无故失踪妻子无奈离婚
下一篇:“捉奸”证据能否支持离婚损害赔偿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