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重庆离婚律师网官方网站!

重庆离婚律师网

夫妻不同心产权出纠纷离婚案

  夫妻不同心产权出纠纷离婚案

  杭州几大中介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1~3月份,民间俗称的“手拉手”交易,即通过自助签约平台交易的自主交易量已占了眼下二手房总成交量的15%~20%。

  在自主交易量迅猛增长的同时,由于自主交易产生的二手房法律纠纷也有上升趋势。据以代理房地产案件见长的浙联律师事务所提供的资料,今年以来,该所咨询或经该所调解的此类纠纷已有10多起,占二手房纠纷咨询的20%左右。

  从这些案例的情况看,自主交易由于买卖双方对二手房的交易程序不是很了解而存在很多风险。其中最主要的风险有3类。

  风险1 出售不准买卖的房产

  案例:夫妻不同心产权出纠纷

  杨小姐在杭州五年了,最近萌生了买房的念头,连续几个周末去看房。一套80多平方米的二手房引起了她的关注,离上班地点近环境也还不错。户主高先生很爽快,两人经协商后,很快约定80万元总价成交,并签订了书面协议。按照协议约定,杨小姐先付了40%的首付给高先生,过户也在进行当中。

  就在即将完成过户的时候,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虽然房产证上只有高先生一个人的名字,但这是婚后财产,房屋属于高先生和妻子任女士共有,任女士死活不同意转卖房子。如今,杨小姐十分无奈:一边是房子过户完不成,一边是40%的首付追不回来。

  记者解读:据律师界人士介绍,私自交易引发产权纠纷的案例主要有3类:第一类是买卖不准出售的房屋,如被法院查封的房屋;与学校教学区不能分割的房屋;属于拆迁范围的房屋;已作为抵押物的房屋等。第二类是夫妻双方仅一方同意出售或夫妻离异后对房产判决不明的房屋。第三类是子女未经父母(产权人)同意出售的房屋。

  由于是私下交易,买卖双方缺乏对有关政策法规的了解,买方又不易掌握卖方的真实情况,极易造成产权不能过户,交易中途夭折;或虽然成交但由于卖方家庭出现矛盾,不得不再次变更的结果,买卖双方甚至可能打上官司。

  风险2 房款交接程序不够规范

  案例:产权已转移,房款却没有到手

  去年12月,小盛想把房子转手,朋友小周则正好想买这一地区的房子,两人经协商后觉得很合适。价钱也谈好了,130万元,先付30%,剩下的70%过户后三天内一次性付清。

  哪知道,因经济危机的影响,小周的生意出现了问题,一些消息灵通的债主得到消息后,立马拿走了现款。结果已经办理了过户手续的小盛,三天后没能拿到剩下的房款,落到一个尴尬境地。

  记者解读:二手房交易,钱款交接的程序是否规范非常重要。一般来说,在中介公司代理的二手房交易中,中介作为第三方,会开设一个保证金账户,买方先付一部分首付30%或40%到保证金账户内,然后过户手续开始办理。最关键的一个环节是:在过户前一定要保证所有房款都打到保证金账户里。这样才能保证买方和卖方双方的利益:一方拿到房产证一方拿到房款。这个案例先过户再付余款的程序本身就蕴藏了风险。

  夫妻离婚对簿公堂争家产

  张某婚前投资的一家地产公司,婚后带来数百万元的财富,离婚时却带来不间断麻烦,以致夫妻两人为百万家产对簿公堂。昨悉,张某与前妻在法院主持下达成调解。

  据了解,1998年,张某投资注册了一家地产公司,2002年张某和胡某结婚。2004年7月张某用地产公司2003年度的分红100万元,与另外三个朋友注册了一家广告公司(注册资金400万元),此外,他还购买了一栋价值200万元的别墅。

  今年2月张某和胡某离婚,双方因财产分割达不成一致相持不下。张某认为,地产公司是自己结婚前的个人财产,所以分红也是自己的个人财产,自己在广告公司的财产和别墅是分红的转化形式,都是个人财产。胡某则要求成为广告公司的股东或者分得广告公司的部分财产。

  法院审理认定:张某在广告公司的股权和别墅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经评估公司评估广告公司的股权价值168万元、别墅价值280万元。在法院的主持下,两人达成调解协议:广告公司的股权归张先生所有,别墅归女方所有,女方补偿张某56万元。

  电邮审结一桩跨国离婚案

  老婆“留守”广东,老公入了加拿大籍。“留守妻子”不堪名存实亡的涉外婚姻,打起跨国离婚诉讼。日前,汕头市龙湖区法院通过3封电子邮件,成功与远在加国的被告丈夫联系,审结了这桩涉外离婚案。

  1993年,汕头市民刘强(化名)移民加拿大,拿到加国国籍。1999年9月,刘强回国与李莉(化名)登记结婚。同年12月,刘强独自返回加拿大,小俩口一分居就是3年多。去年6月9日,李莉将远在加国的丈夫诉至汕头市龙湖区法院,要求离婚。

  法院受理后,首先就遇到了向身在加拿大的刘强送达文书的难题。依据有关规定,送达诉讼文书是基层法院→中院→高院→最高法院→司法部→我国驻该成员国的使、领馆→当事人,十分复杂。

  为提高效率,法院决定:直接用邮寄方式向刘强送达应诉通知、开庭通知等材料。然而,该案开庭时,刘强却未到庭。疑问再次出现:到底邮件回执上的签名是不是刘强本人所签?由于无法电话联系刘强,法官通过研读案卷,发现了刘强的电子邮箱地址,于是法官给刘强发了第一封电邮,刘强很快回复确认收到了材料,并寄回了送达回证。不过,刘强回邮件用的是英文系统,不能作为证据。

  合议庭只好再次向刘强发出电邮,要求他写1封书面答辩状,拿到我国驻加拿大使领馆认证后寄回法院。但刘强答复说,他所在的城市没有中国领事馆。合议庭为此发出第3封电邮,要求他将身份证件连同答辩状一起寄到中国。

  收到刘强的相关材料后,今年4月底,龙湖法院根据张、吴都同意离婚的意愿,判决两人离婚。判决送达后,分别处于中加两国的原被告都没上诉。日前,龙湖法院根据刘强发来的电邮要求,向他寄送了该案判决生效的证明书。

上一篇:离婚协议中赠与财产 离婚后反悔撤销纠纷案
下一篇:丈夫无故失踪妻子无奈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