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重庆离婚律师网官方网站!

重庆离婚律师网

婚内伤害能否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婚内伤害能否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刘某的妻子脾气很不好,经常与刘某争吵打骂,为此,刘某提出要求要与妻子离婚。可是,起诉两次都因种种原因被人民法院判决不准。最近,他妻子又嫌他经常不回家住与其撕打时,将他的一只耳朵给咬掉了,经法医鉴定已经构成了重伤。对此,检察机关已经对其妻提起了公诉。期间,刘某不但又提出要求坚决要与其妻离婚,而且还准备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其妻赔偿医疗费、营养费和精神损失等费1万五千元,可是,有人讲,在目前刘某与妻子还没拿到离婚证的情况下,是不能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因为婚内没有这一说。刘某因为实在与其妻子难以和好,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执意向人民法院递交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书。人民法院审理后,在判决其妻缓刑的同时,还判处其妻赔偿刘某医疗费等共计1万元。

  说法:

  该案当事人刘某不但有向其妻子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权利,而且,有法律依据,这是因为如下的具体理由:首先,从我国《婚姻法》的规定看,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生活上不但有相互扶助的义务(本法第20条),而且,经济上双方有独立的财产,比如该法第18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夫妻一方的财产:(一)一方的婚前财产;(二)一方因身体受到伤害获得的医疗费、残疾人生活补助费等费用;(三)遗嘱或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夫或妻一方的财产;(四)一方专用的生活用品;(五)其他应当归一方的财产。”如果没有第18条规定属于一方的财产,那么,就共同财产部分来说,各方也应依法拥有一半的权利。所以,上述法律规定就为婚内受损害一方提出索赔的附带民事诉讼理由奠定了基础。这是其一。其二,按照《婚姻法》 “救助措施与法律责任”的规定,发现婚内暴力侵害的事件时,被侵害的一方对侵害一方有依法控告、提出法律救助或有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及请求侵害一方赔偿经济损失的权利。比如,《婚姻法》第43条第3款规定:“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家庭成员,受害人提起请求的,公安机关应当依照治安管理处罚的法律规定予以行政处罚。”第45条还规定:“……对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受害人可以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向人民法院自诉;公安机关应当依法侦查,人民检察院应当依法提起公诉。” 另外,再从我国《刑法》和《刑事诉讼法》上来看,婚内伤害不但与社会伤害一样依法应追究侵害方的刑事责任,而且,还应依法追究侵害方的物质赔偿责任。比如《刑法》第260条规定:“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对此,《刑事诉讼法》规定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程序时,在第七十七条第一款明确提出: “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所以,本案中的丈夫刘某向妻子提出附带民事诉讼理所当然。 最后,笔者认为,本案中的丈夫刘某之所以有权向侵害方,即其妻子提出附带民事诉讼,还在于本案已交代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丈夫刘某已经提出要与其妻子离婚的事实。那么,对于本案形式上存在、而实际上已不存在的婚姻,没有理由不允许刘某向致使自己重伤的妻子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离婚判决住房归张某所有,前夫拒交房产证怎么办

  基本案情:

  2004年7月,张某与前夫王某诉讼离婚,法院判决书载明:现住房归张某所有,由张某补偿王某现金2万元。由于原来登记的房主为王某,张某先后两次到县房管所办理上述房屋的权属转移登记手续,但房管所却提出需凭房产证才能办理,而当张某按判决规定,将2万元交给王某,要求其交付房产证时,却一再拒绝。那么这种情况下王某不交付房产证,张某应该怎么办?

  点评:

  国务院《城市房屋权属登记管理办法》第四条规定,国家实行房屋所有权登记发证制度。申请人应当按照国家规定到房屋所在地人民政府房地产行政主管部门申请房屋权属登记,领取房屋权属证书。根据该《办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登记机关应当对权利人(申请人)的申请进行审查。凡权属清楚、产权来源资料齐全的,权属转移登记应当在受理登记后的二个月内核准登记,并颁发房屋权属证书。人民法院已发生法、律的裁判书将房屋产权通过司法程序予以确认后,与房屋产权相关的当事人应当及时到房屋产权登记机关履行房屋的司法判决与房屋产权的行政登记确认达到合一,这是房屋产权机关和当事人特定的义务,也是房屋产权登权管理所需。从本案情况看,虽然王某拒不交付房产证,但法院的生效判决已明确那套房子归张某所有,则张某凭判决书去办理房屋权属转移登记,属于“权属清楚、产权来源料齐全”之情形,登记机关应当按规定为张某办理。

  夫妻间保证书的效力如何认定

  案情:

  1997年李某与田某结婚,感情一度甚好。然而随着丈夫李某利用工余时间从事经商、物质生活逐渐富裕,李某变得不安分起来,经常夜不归宿。2003年田某得知李某曾因嫖娼被公安机关治安处罚,并在4月的一天因故提前下班在自己家里将李某与王某(女)逮个正着。田某提出离婚,李某却不同意,并自愿向田某写下保证书:“我保证和田某合好如初,不再做任何对不起田某的事情。如果出现,家产放弃。”但李某不思悔改,不到两个月又因嫖娼被治安处罚。田某遂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请求法院判决离婚,全部家产判归自己,并且李某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5千元。

  分歧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该保证书显失公平,不应被采信。李某所写的保证书完全剥夺了自己的财产所有权,若以此分割共同财产,必然使李某基本生活无法得到保障,故不应予以认定。对田某索要5千元精神抚慰金的主张应予支持。

  第二种意见认为,该保证书有效,法院应该将李某与田某的共同财产全部判归田某所有,并应支持田某请求判令李某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5千元的诉讼请求。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九条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

  保证书是李某对共同家庭财产处分的真实意思表示。李某自己应当预料到如果再做出违背夫妻相互忠诚义务的事情,离婚时将不会分得任何夫妻共同财产。李某在田某第一次提出离婚时自愿向田某写下这份保证书,表明李某对自己的行为可能导致的后果应该是有预见。田某并没有对李某采取欺诈、胁迫,李某也不是因重大误解而写下保证书。因此,该保证书体现了夫妻间应相互忠实的立法精神,符合社会道德的标准,其对夫妻处分共同财产的行为是有法律约束力的。况且李某有固定工作,身体健康,并非生活无法保障。所以,法院应该将李某与田某的共同财产全部判归田某所有,同时支持田某请求判令李某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5千元的诉讼请求。

上一篇:担保之债是夫妻共同债务还是个人债务
下一篇:婚前首付婚后按揭 诉离争房剑拔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