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重庆离婚律师网官方网站!

重庆离婚律师网

担保之债是夫妻共同债务还是个人债务

  担保之债是夫妻共同债务还是个人债务

  [案情]

  2004年10月甲向乙借款10万元,但乙要求甲找人来担保,甲找到自己的朋友——甲乙两人都认识的丙,甲乙在向丙说明了借款的情况后,丙同意为甲担保,并在借条上签字。由于甲经营亏损,借款到期后甲无法归还借款,乙向法院起诉甲丙,判决生效后本案在执行过程中,乙申请追加丙的妻子戊为被执行人,要求执行丙戊的夫妻共同财产。戊对上述借款、担保等事实不知情。

  问题:夫妻一方为他人提供担保所形成的债务是夫妻共同债务还是个人债务?

  [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丙的担保行为所形成的担保之债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一种意见认为,本案债务形成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可以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另一种意见则认为,丙的担保行为是个人行为,应该认定为个人债务。

  笔者同意上述第二种意见。理由是:

  一、我国《婚姻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这里明确了夫妻共同债务的概念,夫妻共同债务或称家庭债务是为了共同生活或者从事经营活动所负的债务,该债务的形成从本质上讲其目的是为了家庭,或者说家庭已经或应该从该债务行为中获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列举性地指出了,夫妻共同债务包括以下几个方面:1、因日常生活所负的债务;2、因生产经营活动所负的债务;3、夫妻一方或双方治疗疾病所负的债务;4、因抚养子女所负的债务;5、因赡养老人所负的债务;6、其他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债务。由此,可以清楚的看出夫妻共同债务一定是出于、源自、为了夫妻(家庭)共同生活。理论上,认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是个人债务还是共同债务,考虑两个标准:1、夫妻有无共同举债的合意;2、夫妻是否分享了债务所带来的利益。而本案中丙的担保行为显然不是为了夫妻共同生活,家庭也显然没有从中获益。

  二、所谓债的担保是促使债务人履行其债务,保障债权人的债权得以实现的法律措施。其种类有人的担保和物的担保,人的担保是个人信用担保,债权人要求债务人提供担保是表明对其履行债务的怀疑,是表明对其个人信用的怀疑;而债权人接受债务人提供的担保人的担保,是表明对担保人监督或连带履行债务能力的肯定,同时也是对担保人个人信用的肯定。债权人不可能接受一个自己根本不认识、不了解的人作为担保人,更不可能接受一个自己明知其个人信用很差的人作为担保人。这是常识。而夫和妻在法律上具有独立人格,两个人的个人信用我们也不能划等号,不能说认可了夫的信用,也就认可了妻的信用,更不可以说夫和妻的信用存在必然连带关系,这显然是荒唐的。再者,根据民法和婚姻法原理夫和妻的财产关系有连带关系,也有相互独立部分,连带的部分其连接点(连接因素)就是家庭共同生活。

  本案中乙之所以同意丙进行担保,一方面是乙相信丙的个人信用,另一方面是相信丙个人有能力进行担保,这完全是乙与丙两人之间发生的法律关系,而乙对丙的妻子的个人信用无从得知,不了解,不掌握,也根本没有信任可言,此时丙的担保行为其目的不是为了夫妻、家庭共同生活,夫妻、家庭也没有从该行为中得宜。

  三、根据合同相对性理论,夫和妻一方的个人行为所产生的法律上的义务也不应该涉及合同以外的第三人。

  本案中乙与丙订立的担保合同从属于甲乙订立的借款合同,但明显是合同行为,应该遵循合同法原理。

  四、本案处理意见中的第一种意见是“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但是我国《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将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前提是:为了日常家事。如果夫妻一方的行为是为了日常家事,那么适用民法基本原理——表见代理规则,推定为夫妻共同行为。日常家事代理制度极大扩张了夫妻双方的意思自治能力,促进了经济交往,同时也有利于婚姻家庭生活的便利,减少了婚姻生活的成本,维护了民事交往的安定性和稳定性,保护了善意第三人和交易安全。但如果过分扩大日常家事代理的范围,同样会危及家庭财产关系的稳定,不恰当加重一方的经济风险承受能力。所以夫妻的负债行为应在日常家事代理的合理范围内,不符合日常家事代理之目的的举债,当然不能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例如《法国民法典》第220条规定:“夫妻各方均有权单独定理以维持家庭日常生活与教育子女目的的合同。夫妻一方依此缔结的债务对另一方具有连带约束力。但是,依据家庭生活状况,所进行的活动是否有益以及缔结合同的第三人是善意还是恶意,对明显过分的开支,不发生此种连带责任。”可以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举证责任归属于债权人。

  本案中,除非乙能够举证证明,丙的妻子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丙的担保行为,并且认可此种担保行为,否则不发生连带清偿责任。因此,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丙的担保行为是个人行为,应该认定为个人债务。

  恋爱期间借款婚后照样要还

  案情:

  男女一结婚,婚前债务就可以一笔勾销了吗?这可不见得。贵港市港北法院日前审理了一起恋爱期间借款,婚后妻子索要丈夫还款的案件,依法判决妻子胜诉。

  何某与李某在恋爱期间,李某于2006年7月21日向何某借款人民币5万元,当时双方对借款利息和归还期限没有明确约定。2008年2月14日双方登记结婚后,因夫妻关系恶化,何某多次要求李某归还借款未果,遂诉至港北法院。

  在开庭审理过程中,李某否认借何某5万元的事实,只承认借款5000元,但无法举证。经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在借款本金问题上各持己见,无法达成协议。

  法院认为,被告李某欠原告何某借款5万元至今未还,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该借贷关系行为发生在原、被告结婚前,借款并非用于婚时夫妻财产购置,不存在债务婚后抵消情形,该借款应认定为原告婚前个人财产和被告婚前个人债务。原告起诉要求被告归还借款5万元,并从起诉之日起按银行同期同类借款利率支付利息,理由充分,依法予以支持;被告辩称其向原告实际借款5000元,否认借款5万元的事实,因无法举证,法院依法不予支持。据此,判决:被告李某偿还原告何某借款5万元及利息。

  分析: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条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夫妻一方的财产:(一)一方的婚前财产;(二)一方因身体受到伤害获得的医疗费、残疾人生活补助费等费用;(三)遗嘱或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夫或妻一方的财产;(四)一方专用的生活用品;(五)其他应当归一方的财产。”可见,夫妻双方的婚前财产属个人所有,不因婚姻关系的延续而转化为夫妻共同财产。本案中,何某在恋爱期间借给男友李某5万元,两人之间形成了债权债务关系。

  想要消灭债权债务关系,必须符合法律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一条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一)债务已经按照约定履行;(二)合同解除;(三)债务相互抵销;(四)债务人依法将标的物提存;(五)债权人免除债务;(六)债权债务同归于一人;(七)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终止的其他情形。”本案中,丈夫李某的婚前债务非用于婚时夫妻财产购置或者婚后的事情,故不存在债务婚后抵销情形。而且男女结婚后仍是独立的个体,也不会发生债权债务的混同,也即不属于第六种情形。

  离婚对生活、经营的收益财产处理案

  [案情简介]

  陈涛,珠江三角洲城市郊区一个土生土长的小男孩,出生于七十年代的他,没有太多的轰轰烈烈,也没有什么挫折。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珠江三角洲的经济迅猛发展。借着这天时地利人和,九十年代初陈涛在村里办起了一个印刷厂,生意日见红火。

  事业红火了,感情也该红火起来。静,是陈涛的高中同学,斯文、雅静,长发飘飘,二人相处,虽没有多少言语,倒也有一种你静静地注视着我,我默默地凝视着你的感觉。是友情还是爱?谁也说不清,谁也没有挑明。然而,岁月不饶人,相处数年,静也没有表态什么,看着父母那心急的神情,而自己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这不能不让陈涛有所考虑。恰在这时候,热情而活泼的郑敏香走进了陈涛的生活,敏香敢于表达自己的爱意,陈涛在敏香的交往中为她的主动所感动,认为是不错的结婚对象。经过半年交往,2000年初,涛和敏香结婚了。

  结婚的那一天,静参加了涛的婚礼。静举起了手中的酒,轻轻地对涛说:祝贺你!眼泪夺眶而出。在双眼对视的这一刻,涛此时此刻才知道,其实自己心中的爱才是静。但是,一切都太迟了。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涛对此彼有同感。与敏香结婚后,生活的琐碎,激情的淡化,涛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而每当此时,静便会在心中出现。不由自主地,涛会打电话、发短信给静,诉说自己的苦恼。日复一日,涛与静的交往日见频繁,初恋的那种感觉在心中复燃。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慢慢地,涛和静的幽会让敏香发觉了,查短信、查行踪、吵闹、打架,愈是这样,涛愈觉得敏香的不可理喻,心也愈偏向了静。2004年6月,觉得婚姻无可挽回的涛向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而此时,敏香虽心有不甘,但觉得留得住人留不住心,这样的生活实在没有意思,勉强同意离婚。

  双方的争议在于财产的分割。对于其他婚后财产,双方均无争议。但对于陈涛经营的印刷厂,敏香认为印刷厂的所有资产她也有权分割,而陈涛则认为印刷厂是他的个人婚前财产,敏香无权分割。经核算,印刷厂的总资产约300万元,婚后的增值约100万元。后经法院根据《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作出解释和调解,印刷厂归陈涛所有,由陈涛补偿现金60万元给郑敏香,双方对离婚和财产分割达成了一致意见,法院为此出具了离婚调解书。

  律师点评:

  家庭的解体,婚姻的破裂,在现代社会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事了。对于新一代的青年而言,注重自己的感受、追求自己的幸福,提高到了越来越重要的位置。而在商品社会里,经济基础愈显重要,婚姻破裂所带来的夫妻财产分割纠纷也就越来越多。

  在我国,对夫妻财产制实行的是法定婚后所得共同制。夫妻共同财产是基于身份以及彼此是夫妻的特别关系而产生的,虽然财产形成也含有共同的投资、共同的劳动等内容,但法律上更强调的是身份关系。共同财产制度以婚姻是分享或合伙关系的理论为基础,这一理论推定所有的配偶对家庭财富的贡献是相等的,只是其方式有直接与间接之分。家庭主妇对维持婚姻所作的无形的贡献是积累家庭财富的间接方式,因而对有经济收入的一方所得的财产享有平等的所有权。

  我国《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除夫妻双方另有约定外,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一)工资、奖金;(二)生产、经营的收益;(三)知识产权的收益; (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遗嘱或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夫或妻一方的财产除外;(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 对于“生产、经营的收益”,一般人对于夫妻婚后共同投资而取得的生产、经营的收益归夫妻共同所有认为比较容易理解,而对于一方婚前投资而婚后所得的收益归夫妻共同所有有不同的意见。实际上,投资收益与工资、奖金一样,都是个人的收入,两者没有本质的区别,既然工资、奖金可以归夫妻共同所有,投资收益为何不可以?因而,投资收益与工资、奖金在共同财产制下都应当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如果个人出资部分的收益归个人所有,将会成为一方推卸家庭责任的借口。在实际生活中,往往也是男方出面、出资经营,有的家庭男方用自己的婚前财产去办厂经营投资,女方在家操持家务、照顾孩子,离婚时如果男方经营所得与女方无关,这显然不利于保护妇方的权益,同时也是不公平的。在《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中,“生产、经营的收益”不仅指夫妻双方从事生产、经营的收益,也包括夫妻一方从事生产、经营的收益。为了明晰法律规定,避免有不同的理解,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中作出明确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以个人财产投资取得的收益,属于“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

  就本案来看,陈涛投资经营的印刷厂,在其与郑敏香结婚之前,其投资及收益并非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因而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而只属于陈涛的个人财产,郑敏香要求分割该印刷厂的全部资产,显然依据不足。而在陈涛与郑敏香结婚之后的生产、经营所得100万元,属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经营收益,虽然陈敏香没有直接参与经营,但分工不同、操持家务显然也是一种对家庭无形的贡献,在法定婚后所得共同制下,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因而,印刷厂婚后的增值100万元,郑敏香有权分割。按照夫妻共同财产一般情况下应当平分的原则,郑敏香可分得50万元,但根据陈涛与陈敏香的实际情况下,从照顾女方权益的出发,在法院的解释和调解下,陈涛本人愿意给付60万元,符合法律规定,应当允许。

上一篇:男子想拥有两个家 遭妻拒绝后起诉离婚
下一篇:婚内伤害能否提起附带民事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