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重庆离婚律师网官方网站!

重庆离婚律师网

男子想拥有两个家 遭妻拒绝后起诉离婚

  男子想拥有两个家 遭妻拒绝后起诉离婚

  广东省乳源县一男子发家致富后便想拥有两个家,遭到妻子的拒绝后竟起诉到法院,请求法官判决他与其妻离婚。近日,此案在乳源县人民法院法官和县妇联干部的共同教育和调解下,原告林某撤回起诉,夫妻俩和好如初。

  1996年,林某与其妻子吴某经自由恋爱结婚,后生育一子一女,小两口感情好,加之又勤劳肯干,生活逐步富裕起来,在城里买地建了房,还拥有自己的小汽车。一年前,富裕后的林某认识了某酒店服务员阿霞,情况就发生了变化,林某很快就与阿霞发展成情人关系。

  吴某知道丈夫与阿霞的关系后,并没有采取过激行动,始终认为丈夫本性是好的,只是一时被人迷惑,多次苦口婆心劝林某离开阿霞,并邀请亲友同做林某的工作。可林某不以为然,反而以离婚相威胁,要求吴某同意他同时拥有两个家。林某的无理要求遭到吴某的拒绝后,向乳源县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请求法官判决准许离婚。

  承办该案的法官经与诉讼双方交谈,认为两人的感情基础是比较好的,并未感情破裂,男方有如此错误想法,主要是法律观念淡漠和道德的沦丧,因而不宜一判了之,决定通过耐心细致的思想教育和调解工作,让林某充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思想,回到正确的轨道和自己妻儿身边。为此,法官还邀请了两名县妇联干部旁听该案审理,并在庭审中和庭审后,与法官一道从法律、道德、责任、亲情、良知等方面明之以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终让林某认识到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是错误的,并从法院撤回了起诉,重新回到自己的妻子和儿女身边。

  心病作祟搅乱黄昏恋 再婚夫当庭写保证姻缘得续

  “法官同志,我就听您的,再给他一次机会!”日前,湖北省咸丰县人民法院清坪法庭审理了一起因心病作祟再婚夫妻黄昏恋内诉离婚的案件,经过办案法官耐心地析法释理,知错的丈夫当庭写下以后善待妻子的保证书,夫妻俩尽释前嫌、重归于好。

  原告覃某今年58岁,4年前与丈夫协议离婚后一直随儿女生活。2008年8月,覃某经人介绍认识了68岁的罗某,罗某自2005年发妻去世后一直与儿子生活。两位老人相识后对彼此都有好感。2008年10月25日,覃某与罗某在当地民政部门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然而,婚后不久,罗某一反婚前的态度,经常无端猜疑覃某与他人有染,殴打覃某。为维系夫妻关系,覃某总是忍让。2010年3月2日,覃某与罗某又一次为琐事吵嘴后,覃某一怒之下将罗某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决离婚。

  法院受理后,承办法官考虑到原被告之间的特殊关系,决定促成和解以化解当事人之间的情感纠纷。于是,办案法官耐心细致地给二老做思想工作,经过承办法官的悉心调解,被告罗某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在庭审中被告罗某一直笑脸相迎连声对覃某陪不是,同时他坚持不同意离婚,并表示“自己是真心爱妻子,就是因为太爱她、怕失去她,所以才有胡乱猜疑的毛病,今后将全心全意照顾好她”。为表决心,罗某当庭写下了保证书:“一、保证今后善待妻子,不无端猜疑老婆、不打骂老婆;二、在今后的生活中主动承担家务事;…。”凭借这份保证书,罗某最终感动了妻子覃某,覃某决定给罗某一个机会,给爱一条活路。

  一起再婚夫妻黄昏恋内的离婚风波,在承办法官的悉心调解下得以圆满解决。

  法官点评

  心病作祟是导致再婚夫妇离婚率高的原因之一。随着人们思想的逐渐开放,婚姻中再婚率逐渐上升已成为新趋势。双方再婚,重建家庭,重新回到爱的港湾,乃是一大喜事。但不少再婚的夫妇却存在着种种心理障碍,最终导致感情隔阂而再度离婚。对此,医学专家认为这是由于其特殊的经历导致的心理障碍所致,其实,只要夫妻双方按照“长相知,不相疑”的原则来协调彼此的关系,双方互相信任,彼此宽容,消除心理隔阂,不论是初婚,还是再婚,都能拥有融洽的感情生活,日子依旧可以过得幸福长久。

  死者的最后遗愿能实现吗?

  [案情简介]

  前不久,笔者受理了这样一起公证,死者的小儿子拿了一份其父亲临死前所立的书面遗嘱(未经公证),要求办理房产继承权公证。经仔细询问,其父亲在病床上(临死前)对其和妻子共有房产的处理作了口头交待,即将其房产的份额全部给小儿子一人。当时在场的有死者的妻子、大女儿、小女儿、二个女婿、长子、小儿子(第二儿子在外地,当时不在场),小女儿根据其父亲的口述,现场写了一份遗嘱,死者的妻子、二个女儿、二个女婿、长子、小儿子都在该遗嘱上签了名字。死者因病未在该遗嘱上签名(按手印)。另了解,死者的父母早亡,除五个子女外无其他子女,无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法定继承人,死者的妻子、五个子女(包括当时在外地的二儿子)及二个女婿对该遗嘱均认可、无异议,且自愿按该遗嘱来处理房产继承问题。

  我在受理这起公证时,直观的感觉是,既然有遗嘱且所有的继承人都认可,就告知当事人回去准备办理继承公证所需要的相关材料,但到具体办证时才发现,问题比较复杂。问题在于这是不是一份遗嘱或者根本就是一份证明材料?是口头遗嘱还是代书遗嘱?这份遗嘱是否有效?能根据死者的遗愿出证吗?

  [案情简析]

  笔者认为这是一份书面的证明材料,而不是口头遗嘱或代书遗嘱。遗嘱是立遗嘱人生前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按照法律规定的方式处分自己的财产或其他事务,并于遗嘱人死后发生法律效力的法律行为。代书遗嘱是由遗嘱人口述,请别人代为书写的遗嘱。我国继承法第十七条规定:“代书遗嘱应当有二个以上的见证人在场,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代书遗嘱应具备:遗嘱人不能书写遗嘱,必须委托他人代写;须由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必须由遗嘱人口述遗嘱要点,然后由见证人中的一人代为书写,写成书面遗嘱后由代书人向遗嘱人宣读;经遗嘱人认定无误后,由代书人、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并注明年月日。如果遗嘱人不能签名时,应以按指印代替,不能由他人代为签名。口头遗嘱是在特殊情况之下,遗嘱人以口头形式设立的遗嘱。口头遗嘱应具备:在遗嘱人生命垂危或其他紧急情况下,遗嘱人无法采取其他形式订立遗嘱时,才可以订立口头遗嘱。且必需有两个以上的与遗产继承人无利害关系的见证人在场见证。

  很显然,口头遗嘱与代书遗嘱有着很大的差别,口头遗嘱的设立是在特殊情况下进行的,一般无书面材料,而代书遗嘱强调的是因遗嘱人不能书写而委托他人代为书写,必须有书面的遗嘱。具体到本案,死者的生命危在旦夕情况之下,在其生命垂危时,对在病床前的家人留下关于如何处理其遗产及其他事项的遗言,其遗言也可谓其最后未能完成的心愿,古语曰: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真实性、自愿性不应去怀疑。该遗言由其小女儿以书面的形式进行了记录,并由在场的母亲、兄弟姐妹及亲属签名,在这种特殊情况之下由其小女儿当作兄弟姐妹、母亲及亲属的面对其父亲的遗言所作的记录,笔者认为这是一份书面的证明材料,而不是口头遗嘱或代书遗嘱。按继承法第十七条之规定,遗嘱人在设立口头遗嘱时,如无任何书面的记录材料,事后见证人叙述了遗嘱人设立口头遗嘱的情形及遗嘱的内容,试问,见证人的叙述是口头遗嘱吗,显然不是,只是证明遗嘱人设立遗嘱的事实及遗嘱的内容,是一种证明行为,起作证明的作用。因此,本案中当事人提交的“遗嘱”只是一份证明材料,不是口头遗嘱或代书遗嘱,这份证明材料证明了死者的遗言内容及死者作出遗言行为的事实。

  本案中,死者如在该记录上签名或按手印,该记录还是一份证明材料吗?笔者认为,可视为是一份代书遗嘱(其要件见前文代书遗嘱)。

  这份证明材料是否有效呢?能否作为办理遗嘱继承权公证的依据呢?笔者认为确认这份证明材料的效力应从不同的角度分析,首先,死者的遗言就是将其财产给其小儿子一人,这是死者的真实意思表示,更重要的是其他继承人均对死者的遗言没有任何异议,即对这份证明材料的内容没有异议,且所有的家人都认为这是死者的“遗嘱”,包括不在场的第二儿子事后也认可,并都愿意按这份“遗嘱”来处理遗产继承问题,这对国家、对社会无任何不利影响。反而维护了继承人之间的团结,维护了社会稳定,尤其是尊重了死者的意愿,可以这样说,死者最后的心愿得以实现,可以暝目了。

  从公证员办理公证的角度来看,这份证明材料的效力关键在于对“无利害关系人的见证人”的理解,是否符合继承法规定的设立口头遗嘱的法定要件。继承法第十八条规定 :与继承人、受遗赠人有利害关系的人不能作为遗嘱见证人,其包括:继承人、受遗赠人的近家属、子女、与继承人或受遗赠人有财产上权利义务关系的其他人,如债权人、债务人、合伙人及其他与继承人、受遗赠人有利害牵连的人。①本案中死者的妻子及儿女不用说了,死者的二个女婿按上述规定也属于不能作为见证人的范围。也就是说,本案中死者在设立口头遗嘱时没有符合继承法第十八条规定的见证人,更不要说二个以上见证人了。据此,该案中死者所立的口头遗言(遗嘱)按继承法第十七、十八条之规定是无效的。这份证明材料不能“真实证明”死者所立的口头遗言(遗嘱),不能作为死者口头遗言(遗嘱)的证据使用,公证员不能以此证明材料作为办理遗嘱继承权公证的依据。

  事实上死者的口头遗嘱无以任何证人或相关材料予以证实而无效,,等于死者未设立口头遗嘱。按我国继承法之规定,无遗嘱则按法定继承,本案死者的遗产由其妻子及五个子女来继承,而非为小儿子一人来继承了,显然违背了死者的真实意愿,死者在地下何安!于我国的传统遗嘱精神不符,于继承法的立法精神不符,尤其是这种遗嘱形式存在于我国的广大民间,按无效论处,何利于社会。现当事人以此要求办理继承公证,如何操作之。

上一篇:大学教师网恋闪婚 难料丈夫风流成性
下一篇:担保之债是夫妻共同债务还是个人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