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重庆离婚律师网官方网站!

重庆离婚律师网

大学教师网恋闪婚 难料丈夫风流成性

  大学教师网恋闪婚 难料丈夫风流成性

  身为某学院教师的孙女士通过网站婚介与丈夫王某相识,二人迅速结婚。婚后,王某多次不忠,导致二人感情破裂,最终,二人经法院调解离婚。日前,北京市密云县人民法院调结了此案。

  2004年4月,孙女士与王某通过网站婚介相识恋爱,一年后,二人步入婚姻殿堂,婚后未生育子女。婚后初期,二人感情非常好,可是,好景不长,2007年前后,王某时常夜不归宿,经常与陌生女人联系,2008年的一天,孙女士捉到王某与别的女子发生关系,孙女士要求离婚,王某苦苦哀求,承认自己的错误,保证痛改前非。孙女士心软,决定给王某一个机会。谁知,王某依旧我行我素,与多名女子保持密切往来。无奈之下,自2008年8月起,孙女士搬到学校宿舍住,与王某分居。期间,二人偶尔电话联系,不曾见面。今年8月,孙女士一纸诉状将王某诉至密云法院请求离婚。

  案件在审理过程中,王某也认为双方之间已经没有感情了,同意离婚。最终,二人在密云法院调解下离婚。

  待嫁女贪财悔婚 打工仔丢爱情索彩礼

  男女双方相亲不久就订立婚约,女方向男方所要5000元见面礼,但随后女方便反悔,小伙子诉至法院要求女青年返还见面礼5000元。

  原告于某诉称,2008年10月经人介绍其与被告张某相识,不久便建立恋爱关系,2009年4月22日经媒人订立婚约,被告便向于某索要见面礼,在媒人在场的情况下给付被告5000元。但谁料,在之后的第四天,张某却以于某给付的见面礼少为由再次向于某索要,当时就遭到了于某的拒绝。因为此时二人产生矛盾后分手,当于某向张某索要见面礼时却遭拒,于是于某诉至法院要求张某返还见面礼5000元。

  据悉北京市密云县人民法院近日将依法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不离婚,能要求丈夫支付扶养费吗?

  [案 情]刘某(男)系行政单位的离退休职工,现年78岁,月工资收入2000余元。十年前与赵某(女)再婚。赵某无任何经济来源,再婚前赵某生育有二子一女,均已独立生活。再婚后两人经济来源为刘某的工资收入。后双方因不能妥善处理家庭矛盾而诉讼离婚,经人民法院调解和好。十年来刘某的工资收入一直交由赵某管理使用。虽经法院调解和好但双方矛盾依然尖锐,在这种情况下刘某将工资卡从赵某手中要回。赵某本来就没有经济来源,因再婚其子女也拒绝支付赡养费。赵某无奈,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刘某履行夫妻间扶养义务,每月给付扶养费1000元,但没有提起离婚的诉讼请求。

  [意见]赵某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依法应予以支持,扶养费的份额以维持赵某的基本生活必需为限。

  [评 析]《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赵某起诉是符合条件的。实践中,由于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往往夹杂着大量的风俗人情、伦理道德因素在里面,所以在处理此类案件时,这些因素往往就成了无法回避的问题。在传统观念中,夫妻是一体的,夫妻的财产是共同的,而很少强调夫妻个人财产的存在,尤其是在一些老年人心目中这些观念更是根深蒂固。所以,在一些婚姻家庭案件中往往是法律规定与人们的关于伦理道德的感知上存在一定的差距,有时甚至是截然相反的。本案即是明显的一例。刘某与赵某既已成夫妻,那么两人的财产就不应分彼此,不管刘某收入多么高。

  在一些人的观念里,刘某和赵某在夫妻关系存续的情况下,钱无论由谁支配都是左手与右手的关系,属于两人之间的私人问题,法律对此不应过多干涉。应该说,上述意见有一定的合理性,最起码它指出了夫妻财产共有的特征,但对于这种基于夫妻共有财产的支配权法律应否进行干涉呢?答案是否定的,夫妻共有财产支配权的归属是属于夫妻私人事务,法律无权也不应过多干涉。但看到这一点的同时我们更应该看到,从很大程度上讲,共有财产支配权毕竟不是法定的权利,而扶养费请求权却是法定的。所以,在法定请求权利面前,夫妻共同财产支配权就要受到一定的限制,只有在法定义务得到履行的情况下,相对“私人”的权利才能行使。法定扶养费请求权不仅仅是伦理道德调整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条规定,夫妻有互相扶养的义务。一方不履行扶养义务时,需要扶养的一方,有要求对方给付扶养费的权利。也就是说,夫妻相互扶养义务存在的前提是要有合法的婚姻关系存在,同时,必须有一方当事人需要扶养,而另一方有扶养能力。需要扶养的一方有权请求对方给付扶养费。本案原告在没有生活来源的情况下要求被告给付扶养费 ,其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应当予以支持。

上一篇:离婚隐匿婚前财产 离后发现被判返还
下一篇:男子想拥有两个家 遭妻拒绝后起诉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