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重庆离婚律师网官方网站!

重庆离婚律师网

离婚隐匿婚前财产 离后发现被判返还

  离婚隐匿婚前财产 离后发现被判返还

  原告赵某诉被告李某离婚纠纷一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称有一辆大阳牌摩托车系婚后共同购置,是共同财产,但被被告私自推走。被告李某对此不予 承认,辩称根本没有此事。原告赵某除提供一张摩托车购置发票外,也未提出相关证据。故法院对原告所称有共同财产摩托车一辆的事实未能认定,当然也就无从分割。但是双方离婚半年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原告赵某发现了自己的摩托车在被告李某的弟弟处,便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李某返还摩托车一辆,并申请法院采取了财产保全措施,对该摩托车进行了查封。

  法院在审理中,根据原告提供的购车发票、证人证言和该摩托车的状况,认定该摩托车确系原告赵某在婚后共同生活期间用双方收入所购买的,在事实证据面前,被告也承认了摩托车是夫妻共同财产的事实。鉴于被告隐匿财产、企图据为已有的主观故意行为,已经严重侵犯了原告的财产所有权,对此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所以法院剥夺了被告对大阳牌摩托车的分割权,依法判决该摩托车归原告赵某所有。

  法院之所以这样判决,是根据修改后的《婚姻法》的相关规定。我国《婚姻法》第47条规定,离婚时,一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离婚后,另一方发现有上述行为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31条规定:当事人依据婚姻法第47条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诉讼时效为二年,从当事人发现之次日计算。合本案中,大阳牌摩托车本属双方共同财产,是夫妻双方共同共有,对此双方均有平等的处理权,在处理时,双方应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任何一方不得违背他方的意志,擅自处理。在共同共有关系存续期间,部分共有人擅自处分共有财产的,一般应认定无效,如果对其他共有人造成损失的,出擅自处分者赔偿。因此被告李某隐匿共同共有的摩托车一辆,企图据为己有,是一种侵权行为,严重侵犯了原告对摩托车的占有、使用和所有权,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即该摩托车对被告而言可以少分或者不分,所以法院判决摩托车归原告赵某所有是正确的。同时也是对被告隐匿共同共有财产的侵权行为的一种惩罚,也为那些在离婚诉讼中,为争夺财产而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离婚者敲响了警钟。

  离婚判决未生效 夫妻关系仍存续

  原告:王维

  被告:刘燕

  案由:继承纠纷

  2002年5月,刘燕与丈夫王明感情破裂,向法院起诉要求离婚。法院经审理于6月23日判决二人离婚,并就财产作了处理,王明分得价值10万元的财产。6月25日双方当事人签收了法院送达的判决书。6月28日,王明外出不幸撞车身亡,法院随即作出了中止刘燕与王明离婚诉讼的裁定。刘燕将其安葬后,王明的惟一亲人其弟王维要求继承其兄离婚诉讼中分得的财产,而刘燕认为离婚判决书还未生效,王明的一切遗产应由她继承。双方争执不下,王维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继承王明的遗产。

  人民法院受案后,经审理认为,刘燕与王明在判决前双方仍是合法的夫妻关系,互有继承权。其间,王明因车祸死亡,导致离婚诉讼终止,二人的夫妻关系一直存续到王明死亡之时,因此,刘燕可以第一顺序继承人配偶的身份继承王明的遗产。原告王维作为王明的兄弟,属第二顺序的继承人,根据《继承法》的规定,被继承人有第一顺序继承人时,第二顺序继承人不得继承。据此,法院于近日判决驳回原告王维的诉讼请求。

  评析:

  在现实生活中,有人认为任何纠纷只要一经法院判决,就发生了法律效力,其实法院的一审判决生效需有一定的时间,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一审判决的生效期限为15日,即当事人在接到一审判决后15日内未提起上诉即发生法律效力。

  本案被告刘燕与王明的离婚诉讼,虽经法院判决离婚,但在判决生效前,即在王明死亡之前,他们之间还存在着合法有效的婚姻关系和夫妻身份。因此,刘燕继承王明的遗产是合法的。

  丈夫隐瞒婚前犯罪 法院调解双方离婚

  夫妻本应坦诚相待,怎能隐瞒婚前犯罪?9月7日,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人民法院调解了一起离婚案,原、被告达成调解协议自愿离婚。

  原告宋某诉称,原、被告于2006年7月3日登记结婚,同年8月7日生育一男孩,由于婚前原告对被告谭某缺乏了解,同时被告隐瞒其婚前的犯罪行为,直到2007年7月被告因婚前抢劫行为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原告才知道此事。被告的行为严重伤害了双方夫妻感情,并导致夫妻感情破裂。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决原、被告离婚。

  一审法院经组织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调解协议,一,双方自愿离婚;二,婚生男孩由被告谭某抚养,被告服刑期间小孩由被告父母代为抚养,原告宋某自2010年9月开始,每月支付抚养费200元至小孩成年。

上一篇:起诉索要同居权法院应否受理?
下一篇:大学教师网恋闪婚 难料丈夫风流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