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重庆离婚律师网官方网站!

重庆离婚律师网

买房给儿子结婚 离婚惹产权纠纷

  买房给儿子结婚 离婚惹产权纠纷

  为儿子置办新房结婚,是许多父母的毕生愿望,然而,儿子和儿媳一旦离婚,房子又归谁所有?揭阳市陈老师称,惠州市惠城区法院前不久判他为儿子陈晖买的房子成了儿子和儿媳的共同财产,由于在离婚案中未能作为第三人参与诉讼,陈老师只好另案起诉他的儿子“侵占”了他的财产。陈晖不服离婚案的一审判决,陈老师也在财产纠纷案败诉后向惠州中院提起上诉,惠州中院日前对离婚案进行了庭询。

  老人:为儿子置办结婚用品

  陈老师是一名退休老教师,与妻子在东莞合作开一饮水店。陈老师说,儿子和儿媳现住的惠州市某小区E栋18楼E房是他看房、谈价、交首期房款后给儿子陈晖的,并叫他去办买房手续买下的,其时是2001年9月,陈晖尚未结婚,买房后的每月按揭款也是他给儿子的。陈老师说,为儿子买此房是为了把儿子的户口迁到惠州去;因为儿子的未婚妻陈某某户口在惠州,所以房款就通过陈某某在惠州建行的龙卡支付。此外,为经营在东莞的饮水店,陈老师夫妇还购置了5辆业务用车,因为陈某某在惠州某派出所工作,“办事比较方便”,故买车、上牌等事都以陈某某的名义来办,并委托她办理。

  在得知儿子儿媳要离婚的消息后,今年2月16日,陈老师赶紧向惠城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将儿子儿媳所住的房子以及在儿媳名下的5辆车子判还给他。因为按“谁出资谁所有”的原则,房子和车子都是他的。

  儿媳:起诉离婚分家产

  陈老师儿子与儿媳的离婚诉讼今年1月9日由惠城区法院受理,2月19日一审开庭。庭审中,原告陈某某称,按房产证的姓名,房子以及房子里的家具、电器等都属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5辆车子都是被告陈晖向她父母借钱购置的,属她个人财产,但因这5辆车子一直在陈晖父母的东莞饮水店使用,故请法院判决夫妻共同财产各分割一半,5辆车子归她所有,并判被告支付5辆车子的租赁费用。

  儿子:我反而成了“上门女婿”

  陈晖则辩称,房子是父母出钱买的,为方便在惠州入户,故房产证上写的是他的名字;因为原告软缠硬磨说房产证要写她的名,才瞒着父母加了她的名。陈晖还说,陈某某在办理房子按揭时,私自把她的父母及妹妹的户口跟着迁到了惠州这套房中,而他变成了“上门的大女婿”。

  今年3月19日,惠城区法院对陈某某状告陈晖诉求离婚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原告陈某某与被告陈晖离婚,房子归原告所有,原告折价补偿15万给被告,尚欠银行按揭款由原告偿还。此外,5辆车中,3辆为夫妻共同财产,其中一辆归原告,另两辆归被告;一辆摩托车和一辆货车则为原告婚前财产,归原告所有。

  3月26日惠城区法院就陈老师状告儿子陈晖和儿媳陈某某要求返还财产的官司开庭审理,第二天就作出一审判决———讼争的财产均不是原告陈老师的财产,驳回原告陈老师的诉讼请求。

  疑点:三联发票却有四个版本

  接到判决后,陈晖和陈老师夫妇都不服,现已向惠州中院提起上诉。陈老师称,在法院开庭审理儿子儿媳的离婚案前,他已向法院递交申请,请求加入离婚案的审理,离婚案中的被告陈晖也在提交给法院的答辩状中讲明争议财产是父母出资购置的,要求将父母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但法院都置之不理。

  一审时,陈老师已提交了他陆续汇给陈晖和陈某某的汇款底单,以及以陈某某龙卡买房买车的进出账记录。他提出,儿子和儿媳都才工作没几年,以他们的收入,不可能置办得起价值50多万元的房产和几辆车。陈老师还出示了写着婚前陈晖名字的订房款、首期房款收据及发票加以证实房子确是他们出资购买的。但陈某某也出示了这些发票,上面却也有她的姓名,但核查发现三联交款联“陈某某”三个名字字迹各不相同。尽管如此,一审法院没有采信汇款底单,而采信了陈某某的这一证据。

  惠州市中级法院6月16日已对离婚案作了庭询,而至7月初惠城区法院才将陈老师的财产权属纠纷案上诉状送到中院。这两个案件还在继续审理中。

  女方婚前怀孕 男方是否可以提出离婚

  「案情」

  王某(男)与张某(女)于2005年11月结婚。次年2月,在检查身体时,王某发现张某已怀孕5个月。在王某的一再追问下,张某承认婚前与前男友曾发生性关系并导致怀孕。王某认为张某欺骗了自己,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与张某的婚姻关系,张某不同意离婚。

  「焦点」

  本案的焦点是女方婚前与他人发生性关系,婚后怀孕期间男方能否起诉离婚。对此,在审理中有两种不同的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婚姻法》规定,女方在怀孕期间,分娩后1年内或中止妊娠后6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在本案中,张某尚在怀孕期间,王某的离婚请求不应当受理。

  另一种意见认为,对《婚姻法》的上述规定,对男方起诉权的限制不能绝对他理解。《婚姻法》同时还规定,人民法院认为确有必要受理男方离婚请求的,不在此限。在本案中,张某在婚前与他人发生性行为导致怀孕并向王某隐瞒了上述事实,违背了夫妻间相互忠实的义务。王某起诉离婚,属于“确有必要受理男方离婚请求”的范围,应当予以受理。至于是否准予离婚,取决于两人夫妻感情是否确已破裂。夫妻感情如确已破裂,经调解无效,应当准予离婚。

  「评析」

  笔者认为:《婚姻法》第34条规定:女方在怀孕期间,分娩后1年内或中止妊娠后6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女方提出离婚的,或人民法院认为确有必要受理甲方离婚请求的,不在此限。法律的上述规定体现了对特定期间内对妇女、胎儿和婴儿的特殊保护。因为上述期间内妇女的身心都处于比较虚弱的状态,如果在此期间内男方提出离婚,对女方的身心健康和胎儿、婴儿的健康都将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所以,法律对该期间内男方的起诉权作了限制。但法律对男方特定期间内起诉权的限制并不是绝对的,如果由于某些特殊原因,人民法院认为确有必要受理男方离婚请求的,不受此限制,主要包括以下几种:(一)女方怀孕系婚后与他人通奸所致;(二)女方小产后,身体健康已恢复;(三)男方受虐待,不堪忍受的;(四)一方对他方有危害生命、人身安全等情形的。因此,如果女方婚后与他人通奸怀孕,男方提出离婚,人民法院应该受理。因为女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他人通奸怀孕,违背了夫妻应当相互忠实的义务,是对夫妻感情的极大破坏,在此情况下,继续限制男方的离婚起诉权,对男方显然是不公平的。

  本案中,张某不是在婚后,而是在婚前与他人发生性关系导致怀孕。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女方因通奸怀孕男方能否提出离婚的批复》中指出,男女一方婚前与他人发生性行为,应该与婚后通奸行为加以区别,一般不能作为对方提出离婚的理由。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婚姻关系尚未建立,男女双方之间还没有产生夫妻间相互忠实的法律义务。婚前性行为只是道德问题,不是法律问题。所以,对女方因婚前与他人发生性关系导致怀孕的情况,应当依照《婚姻法》第34条的规定处理,女方在怀孕期间,分娩后一年内或中止妊娠后六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的规定处理。

  离婚协议应付款被第三人占用应如何定性?

  1998年4月18日原告刘秀芳与被告张俊礼之子张东升就子女和财产问题经韩集镇法律服务所调解达成协议,并到民政部门办理了离婚手续。双方协议约定,张东升付给刘秀芳现金20000元。1998年4月20日张东升支付给原告7000元后外出,余下13000元由张东升向原告出具欠条一张。后张东升陆续将此13000元交给张俊礼,让张俊礼交给原告,但被告张俊礼仅付给原告8000元,余下5000元被告用于家庭其他开支,并于2001年2月9日向原告出具欠条一张。该款经原告多次追要被告一直未付,为此原告起诉至新蔡县人民法院,要求被告张俊礼偿还现金5000元。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就如何定性有五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该案应定性为民间借贷。其理由是:张东升将其付给原告的款13000元全部交给了被告,让被告转交给原告,由于被告用于家庭其他开支而将其中的5000元花掉,并为原告出具欠条一张。从其为原告出具欠条之日起,说明原告已同意将该款借给被告。双方之间形成了新的民间借贷关系。符合《合同法》第210 条之规定,因此本案应定民间借贷纠纷。被告应返还原告借款5000元。

  第二种意见认为,本案应定性为不当得利纠纷。因为张东升应付给原告13000元,让被告无故占有5000元,而拒不付款。被告张俊礼没有合法的根据获得利益5000元,而原告因此受到损失5000元,所以本案符合不当得利的法律特征,应定性为不当得利纠纷。被告应当返还不当得利5000元。

  第三种意见认为,本案应定性为财产损害赔偿纠纷。因为张东升付给被告的13000元现金的所有权应归原告,被告没有完全支付给原告,侵犯了原告的财产所有权,故应定性为财产损害赔偿纠纷,被告应赔偿原告损失5000元。

  第四种意见认为,该案应定性为民事合同纠纷,列张东升为被告。因为张东升与原告达成的协议具有民事合同的性质,张东升虽然将应付款交给张俊礼,让张俊礼交给原告,但张俊礼将其中的5000元未付,张俊礼是代理行为,其没有按照被代理人的意思进行代理行为,该后果应由被代理人张东升负担。张东升应当承担违约责任,支付给原告5000元,并赔偿损失。

  第五种意见认为,该案应定性为合同义务转让纠纷。张东升将应付给原告的13000元,已全部交给被告,被告将5000元挪作他用,原告本可以依照原协议直接向张东升主张权利,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但原告当时并没有行使这种权利,而是同意被告出具5000元的欠条一张。这说明原告同意将该义务转移被告,由被告负担,符合《合同法》第84条有关合同转让的规定,因此本案应定性为合同义务的转让纠纷,由被告偿还原告现金5000.

  首先本案不应定性为民间借贷纠纷。民间借贷也就是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在借款人提供借款之前,其必须享有对所提供借款的占有权。而本案中的5000元,原告一直没有占有,其所享有的只是一种期待的权利。所以也就不存在提供借款的问题。

  其次,本案不应定性为不当得利纠纷。因为不当得利是指一方没有合法的根据获得利益,而他方受到损失的行为,所谓没有合法的根据是指没有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本案被告虽然将原告应得的5000元挪作他用,在被告没有为被告出具欠条之前,被告并不是该案的当事人,其行为是代理其儿子张东升的行为。原告完全可以依照离婚时与张东升达成的协议,向张东升主张权利,代理人没有按被代理人的意思表示进行代理行为的,给第三人造成的损失应由被代理人承担。而当被告为原告出具欠条后,说明原告同意将义务转移给被告,实际也就是在当事人之间存在一种合同,因此也就不能说无合法的依据。

  第三、本案不应定性为财产损害赔偿纠纷。财产损害赔偿侵犯的是当事人的财产所有权。原告对物享有所有权是财产损害赔偿纠纷存在的前提,而本案原告对其应当得到的5000元款,在没有实现其权利之前,只是一种期待的权利,其只有依据离婚时达成的协议提出归其所有的请求,其所享有的只是一种债权,所以此时原告对该5000元,并不享有所有权,而只是享有请求权。其次财产损害赔偿的法律后果一般是停止侵害,返还原物或赔偿损失。从返还原物看,财产损害赔偿纠纷的财产应为具体的物,而货币作为一种流通工具,具有代替物的价值功能,但他并不是具体的物。况且货币也不可能返回原物(原货币是哪写不清,即使是固定的货币,返还原货币的可能性也极小)。因此本案不应定为财产损害赔偿纠纷。

  第四、本案不应列张东升为被告。理由是在被告没有按张东升的意思将5000元款交给原告时,张东升的确违反了合同的义务,此时原告有权向张东升主张权利,而后来原告并没有向张东升主张权利,而是同意被告为其出具欠条,这说明其是同意张东升将合同的义务转移给被告的。自从其同意转让时起,就放弃了对张东升的请求权。因此本案不应列张东升为被告。

上一篇:婚前财产公证 父母不能代替
下一篇:起诉索要同居权法院应否受理?